用好新机制切实降低融资成本

作者:www.9ill.com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08-23 06:19
【内容提要】“新的LPR水平较之前水平稳中有降,既是报价行按照市场化原则自主报价的体现,也是新的LPR对市场变动的体现。”

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把前期降低的市场利率传导成为降低实体经济信贷利率,既符合客观需求,也符合国际货币政策变化的总体趋势,有利于降低企业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此外,这次改革的关键是贷款利率市场化,对人民币汇率没有直接影响——

  “新的LPR水平较之前水平稳中有降,既是报价行按照市场化原则自主报价的体现,也是新的LPR对市场变动的体现。”8月20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

  当天上午9∶30,改版后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面世。首次公布的“新版”一年期LPR为4.25%,比原来的基准利率降了10个基点,比“老版”LPR降了6个基点。新公布的5年期以上LPR为4.85%。

改革时机成熟

  “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认为,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把前期降低的市场利率传导成为降低实体经济信贷利率,既符合客观需求,也符合国际货币政策变化的总体趋势。

  经过多年来的持续推进,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要进展,大部分银行已建立较完善的贷款定价模型,自主定价能力显著提升。而且,通过较长时间的酝酿和准备,社会上对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形成了共识。

  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发展对提高市场配置资源效率的迫切性上升。从内部来看,上半年,我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但受中美经贸摩擦和国内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面对新的风险挑战,更加需要改革活力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从国际背景看,近期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美联储在7月31日降息25个基点,还有20多个经济体的央行先后降息,标志着全球央行进入降息周期。

  “中国是当前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施常规货币政策的经济体。”刘国强介绍,非常规货币政策一般有两个特征,一个是央行直接到市场上买债,另外一个是零利率。中国离这两点都很远,属于常规的货币政策经济体。另外,中国的经济没有通缩,而且市场利率已经明显下降,目前已经到了一个基本合理的水平。因此,改革时机已经成熟。

融资成本下降

  “新版”LPR推出后,如何才能做到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低?

  刘国强表示,通过商业银行贷款定价行为,将会传导到实体经济当中去,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之后,8月20日上午公布的LPR水平较之前水平是下降的,相对于贷款基准利率来说也是下降的”。

  刘国强表示,接下来,将推动银行运用LPR。银行要抓紧完善贷款利率定价有关信息系统和合同文本,尽快在新发放的贷款中主要参考LPR定价,并在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以LPR作为参考基准。

  银行对LPR的运用情况还将被纳入考核。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央行将把LPR运用情况及贷款利率竞争行为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同时,完善贷款利率统计方式,自8月20日起,不再统计贷款利率参照基准利率浮动情况,改为统计在LPR基础上加减点的情况。

  刘国强表示,坚决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各银行不得通过协同行为,也就是类似于所谓的价格联盟,设定贷款利率定价的隐性下限。监管部门和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将对银行进行监督,企业也可以举报银行协同设定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的行为。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也表示,需要进一步加强执行力。他认为,新的LPR机制的实行,能够更好反映贷款利率的真实水平,提高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的效率,有利于降低企业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周亮强调,下一步银保监会要在着力提高货币信贷的传导机制上,通过银行、金融机构加强执行力,继续强化监管考核,推动银行进一步对接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有效融资需求,会同有关方面多管齐下,提高信贷供给,降低融资成本,努力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在推动企业融资成本下行的同时,有人提出,这是否意味着房贷利率也会降低?

  “有一点是肯定的,房贷的利率不下降。”刘国强表示,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重点在于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并运用改革的办法推动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就是说,利率市场化重点是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刘国强透露,房贷利率由参考基准利率变为参考LPR,但最后出来的贷款利率水平要保持基本稳定。具体的操作方面,央行将于近日发布关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政策的公告。

  刘国强将其总结为两点:一是定位,“房住不炒”的目标定位不能偏离;二是避免把房地产工具化,不把它当做刺激经济的一个手段。金融工作要落实这样的定位和要求,就得做到房贷的增量不扩张、房贷的利率不下降。这次“利率并轨”改革,房贷的利率由基准利率变为参考LPR,参考的基准变了,但利率水平不能下降。

不会影响汇率

  “我们不指望‘一招鲜、吃遍天’。”刘国强说,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利于增强货币政策的效果,但不能替代货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政策。利率市场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让水流更加畅通,让水更有效率、更精准地流到田间地头,但水流的大小还是要看闸门。

  因此,刘国强表示,下阶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发挥政策合力,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切实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

  在谈到货币政策走向时,孙国峰表示,从法定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过去积累了一定空间,未来还有一定的调整空间,但这个空间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大。从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重点是完善“三档两优”的法定准备金率框架。

  目前来看,我国准备金水平并不高。我国的准备金率平均水平大概是11%,这个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当中相对来说是中等偏低的,如果加上超额准备金,中国总的准备金率和发达国家相比也是偏低的。

  有人担心,利率改革会影响汇率。孙国峰强调,“此次改革对人民币汇率没有直接影响”。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有利于降低贷款利率,主要针对的是企业融资成本。和汇率直接相关的是市场利率,而这次改革并不涉及市场利率变化,这次改革的关键是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因此对人民币汇率没有直接影响。“总体看,当前中美利差处于舒适区间,我对人民币汇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充满信心。”孙国峰说。(记者 陈果静)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9ill.com/sijidenglu/3321.html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