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謇和他留下深深烙印的城市

作者:www.9ill.com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07-23 08:11
【内容提要】奚牧凉读的是文化遗产专业,此前他知道张謇打造了“中国第一个博物馆”,但对这个“中国第一”心存疑虑,暑假专程赶到江苏南通一看究竟。早在一个多世纪前,张謇就在

与此同时,张謇努力在南通推行“地方自治”。他认为,在实业、教育之外,“弥缝其不及者,惟赖慈善”。他对各类社会公共事业,一直在不停地思考——“一座城市,需要什么?一个社会,还缺什么?”他想到了便去努力实践。

1905年,清政府宣布废科举兴学堂之际,张謇建议清政府首先在北京创办博物馆,进而推广到各省,但未被采纳。于是,张謇决定在南通作出示范,1905年建造南通博物苑。《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博物馆志》,都确认南通博物苑为中华第一馆。

1913年,张謇以他60岁寿辰时所得亲友贺礼馈赠,建造了南通第一所养老院,收容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1922年,用其七十寿辰所得贺礼,再建一养老院。

建医院,对赤贫者免受药金;开办贫民工厂,教授贫民子弟自谋生活;设立残废院,收留肢体残缺的乞丐;创办盲哑学校,并担任第一任校长……别人不知道张謇内心到底有多少牵挂,只有等他办成了,才恍然大悟。

为把南通建设成“一个新世界的雏形”,张謇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对事业总是全力以赴,“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张謇去世后,许多社会名流、学者大家对张謇有过评价,作家刘大杰在1933年到南通时留下的记录,更能反映南通普通民众对张謇的感情:

“到现在,他是已经死了,但谁不记得他,谁不追念他!一个黄包车车夫,一个舟子,你停下来只要开口说一句‘你们南通真好呢!’他就这么回答你:‘张四先生不死就好了。’”

“要像这样,才配得称为一个事业家、社会改革家。他的精神,真是深深地入了民间。”

为世牛马

“骨子里,张謇还是有传统士大夫的情结,视金钱如粪土,又希望兼济天下。”民盟南通市委员会专职副主委赵明远说,只要能解国家之困、解民生之困,张謇便不再排斥财富,其追逐财富的目的,是“兼济天下”。“他舍弃了传统文人的清高,用曲线救国的方式,来挽救士大夫的家国情怀。”

进入21世纪后,对张謇的研究重新热了起来。“在中国,一个人对一座城市的影响和贡献,估计没人能超过张謇。他留下来的,不仅物质的,更多精神的。张謇经营城市的理念,影响着南通一代又一代的建设者们。”南通市经信委副主任贲友华说,南通对通商精神的提炼,“强毅力行,通达天下”,其中,“强毅力行”,就来自张謇的书札。“张謇就是一生强毅力行、不肯服输的创业者、开拓者。”

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戴鞍钢表示,他之所以长期研究张謇,完全出于对他的敬仰。“后人赋予张謇很多头衔,我更愿意称其为‘先贤’。张謇的知识视野,是‘救世’的。”戴鞍钢说,企业家以盈利为目的,无可厚非,而张謇是想通过企业盈利来实现其家国情怀。“张謇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让很多当代人汗颜。他是中国近代最伟大的儒商,没有之一,而是唯一。”

但是,张謇的实业救国之梦,最终还是破碎了。张謇急于改变南通落后的面貌,急于想把南通打造成“示范县”进而影响中国,没能按照企业的发展规律来谋划企业发展,导致资金运转紧张,进而失去了对大生集团的掌控。“他的物质基础,不足以支撑他的雄心壮志。”赵明远说,“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人生的发展。”

“我小时候就听长辈讲张謇的故事,好崇拜他。”南通富美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华说,“如果只想挣钱,企业存活三五年没有问题。如果想存活几十年甚至打造百年老店,则必须有大情怀。”

张謇则是这么想的——“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故踊跃从公者,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这是江苏大生集团厂史陈列回廊石刻上张謇的一段话,某种程度上,回答了张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初心所在。

早在1904年,张謇和他哥哥张詧分家时写了份“析产书”,在文末,他们写道:“要之,此后之皮肉骨血,当为世界牺牲,不能复为子孙牛马,则余二人志愿之所同也。”而“为世牛马”“为世界牺牲”,则是张謇经常用于表达人生观的朴实表述,也是他躬身实践的人生宗旨。正是有这样的人生追求和精神动力,张謇成就了常人所难以匹敌的事业。

上一页   下一页  
第 [1] [2] [3] [4]  页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9ill.com/sijiyule/3149.html



回到顶部